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尚先生esquire》的博客

 
 
 

日志

 
 

江一燕 流浪洛丽塔  

2009-06-16 14:0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一燕
  流浪洛丽塔
  【编辑 李杨 卢悦 文 侯子英 卢悦 摄影 Allan Chiu 服装编辑 杨一帆 场地提供 中纺影棚】
  被问到绯闻时,江一燕捶着桌子,
  大笑着把脸埋到桌子上,“我崩溃了!”动作幅度很大,
  让你相信,她确实崩溃了,但也还受得住。
  本来她还可以过几年清纯女子的戏瘾,
  但《南京!南京!》让我们记住了她的不肯褪色的红指甲,
  在自我牺牲去日军军营的时候,
  这双手高高举起。
  这是一个让人惊心动魄和难以忘怀的青楼女子。
  “我的性格可能不会让我成为一个耀眼的明星,”
  她肯定地说,但是她渴望极致。
  江一燕抱着围巾端坐,
  那是一抱薄薄松松大大的棉围巾,
  仿佛托着她的无力,
  让她说出“当我变得强大”这样的句子。
  她说话几乎没有停顿和思索,
  让人感觉那份真诚不是用力的。
  不,我不是个闷骚的人,我只对自己特喜欢的人,才······我经
  常在人群中把自己封闭起来,我从来都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总
  想把自己保护起来。也不太会搞笑。
  拍第一部戏的时候,导演评价我拍戏像拍照片一样,站那不
  动,当时觉得特别失败。
  镜头和我的关系犹如情人。初次演戏时,很享受全身毛孔刷
  一下张开的感觉。我在它面前,会愿意展示自己。平时我都是关闭
  的。而且我也学会了让自己掌控镜头,而不是镜头掌控我。
  《南京!南京!》里的小江是个让我刻骨铭心的角色,拍完,
  我给自己放了很长的假,而且当时极度渴望温暖和爱。
  我没在一个备受呵护的环境里长大,从小我就很孤独忧郁,
  我爸妈都是普通的职员,爸爸是邮递员,妈妈在公园里工作,儿时
  的记忆给我的最大感觉就是梅雨季节,我在阳台上坐着凳子看雨。
  我14岁离家,就一直半流浪着。从小我就喜欢三毛到发痴,
  流浪的情结在我骨子里很强烈,我看不同的人和事物,喜欢飘着。
  我经常到处乱走,后来到了一个叫小嘎丫的村子,在那里我
  的心能完全静下来。那个村子到现在还没水没电,电话信号没有,
  但村民依然可以那么的开心——简单的快乐很珍贵。我在那收养了
  11个小朋友,供他们从小学读到大学,每年都去。
  我觉得自己很像白纸,现在觉得自己像画,但不管多少颜色,
  我会给自己留一块白色,干净,纯粹。我的衣服白的多。
  阳光好的时候,我会去草坪晒太阳,一个大步躺到那儿,也
  不铺东西。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啊?!你问我小时候的性幻想?那是在少女时,我第一次对
  男生有朦胧好感,然后——不知道来自想象还是做梦——他给了我
  一个青苹果,我咬了一口,他咬了一口。
  我容易被男人身上的气味吸引,不是香水的气味,是荷尔蒙
  的气味。
  在性、情和爱三方面,我二十岁的时候不太懂得受了些伤害,
  三者在不同的爱情中,分别有着不同的角色,每个时期,它们都曾
  担任过主角,但现在我的主角是爱······我不相信有完美的爱情,也
  不相信三位一体。我更愿意去强化某个方面,但独立地进行它们,
  分得很清楚,我也不太是,我可能是两两结合的。
  我喜欢黯然销魂的爱情。从小对爱情的向往来自《罗马假日》,
  它的结局是伤痛的,我喜欢看的,最后男女主人公都没在一起,这可
  能是我的悲观的来源:相爱不能相守,这对我影响大,如果特别爱一
  个人,我会害怕和对方在一起,因为怕失去,所以还不如不在一起。
  最想演的戏?想演洛丽塔。比如爱情小说《我可以叫你爸爸
  吗》里面的老少恋,就是罗莉控。
  怎样赢得我的芳心?我喜欢二品男人,品质上,首先是个善良
  的人;品位上,要和我有共识,比如喜欢简洁的衣服、旅行和简单的
  生活方式,如果乐观更好。我注重才华,但更重要的要是二品男人。
  我喜欢画画的男人,那种神经质的风格很性感。气质偏伤感
  忧郁,一定不怎么爱讲话。当一个男人在我面前害羞或忧郁的时
  候,我会觉得很有吸引力,很性感,可能会激发我母性的东西。
  其实我很讨厌别人问我像谁谁谁之类,还有像刚才性的问题,
  我从没回答过,几乎被问住了,感觉要想两个小时。
  最过分的是一次回绍兴,当地有家报纸用很大篇幅,写我出
  道靠潜规则,我特别难过,当时看到,我很久都没说话,让自己平
  静,一点点放下去,卸下去,排出去。因为整个省都会看到这报纸,
  我的父母一定受了伤害,在这个问题上我更想去保护自己的家人。
  我以前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但那个时候是我不够强大,当
  我慢慢成熟,变得强大,相信自己能抵抗外来的任何伤害。也许
  和小时我缺少赞扬有关。
  爸爸永远不会赞扬我,记得有一次参加歌唱比赛,落选了,
  我爸说你以后能不能别去参加比赛——他用这种方式教育我。但
  也很合适,我在安逸的环境下会妥协,如果别人不信任我,我就
  会用劲。爸爸的反教育,让我成长。
  我永远改变不了我的出身,我就是小城姑娘,没受过多么强
  烈的物质刺激,生活态度是比较淡然的,没有太多欲望、妒忌心、
  竞争心。我不很在意物质生活,它来了你就接受,没来,你就面
  对自己平淡的生活。人若太看重机会,就会被机会支配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